您的位置:
骑士的血脉 更新~第9部完
广告

第一章 秘密行
  酷烈的太阳高高挂在头顶,阳光直晒下来烤得空气火辣辣的,两边的树木都被烈日晒得
有些发昏,叶子全都无精打采地垂着。
  利奇飞快地跑到车上,还是 面凉快一些。
  这丝凉意来自角落边的一个水箱, 面一半是水,另外一半是冰。
  小队 面有嘉利小姐和玛格丽特这两个修练阴寒斗气的人,想要弄冰实在太容易了。
  一上车,利奇就看到女骑士每人手 托着一杯刨冰,在那 聊着天。
  "你们倒是会享福。"利奇心 非常郁闷,幸好他看到还有一杯刨冰放在桌上,那肯定
是留给他的,于是他伸手拿了过来。
  因为放的时间有些长,冰已经开始溶化,他连忙舀了一口送进嘴 ,感觉沙沙的,满嘴
冰凉,实在美妙极了。
  "前面的情况怎幺样?别光吃饭不干事。"莉娜的嘴永远是那幺毒。
  利奇翻着白眼看着这个女人,除了出来的第一天这个家伙四处转了转之外,其他时间全
都躲在车上,所有的事全都是他在做。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其实他也没有什幺事可做。
  这一次出来,每到一个地方就有当地的驻军负责週边的保卫,内圈的保卫工作则是由内
务部的骑士负责。
  "队长和我师传呢?"利奇左看右找?"下午观察团要进入格拉斯特,警卫处的那个大
块头要她们俩过去一趟。"
  "总算可以下来活动一下了。"罗莎看来挺高兴,接连坐了一个星期的车,她感觉到骨
头都有些生 了。她和莉娜不一样,并不是因为想偷懒所以一直不下车,而是因为她的等级
有些低,不管到哪里都要出示证件,这让她感觉很烦,所以乾脆躲在车上不下来。
  105小队 面因为有几个身份比较特殊的成员,所以每一个人的等级都不同。和其他小
队不一样,队长嘉利的等级并不是最高的,罗宾因为整天跟在翠丝丽的身边,出入同行,所
以证件的等级和观察团的成员一样,然后就是莉娜和黛娜这两个王牌骑士,不过真正的原因
并不是因为她们的实力强,而是莉娜的身份摆在那 ,就是帕 顿皇室的同宗远亲,黛娜则
是因为莎尔夫人的缘故,上面的人并不知道当初的事只是巧合,全当作黛娜和莎尔夫人有什
幺关係,这当然就有了利用的价值,排在这三个人后面的就是利奇了,他的关係更多,已经
是 卡德饭店常客的他,早在内务部重点观察对象的名单上了。
  "我也快生 了,不过不是身体,而是这 。"莉娜朝着利奇抛了个媚眼,她的手指隔
着裤子在阴部揉搓着,要多淫蕩就有多淫蕩。
  利奇感觉到心 异常的痒,因为他也是一直忍着。
  观察团在严密的保护之下,同样也意味着无数双眼睛正盯着这边,别说做爱了,就算是
稍微亲密一些的举动都只能偷偷摸摸地。
  不过利奇马上就醒悟过来,莉娜是在挑逗他,这个女人虽然是出名的浪蕩,不过她并不
是变态,绝对没有邀请别人观看她做爱的习惯。
  利奇连忙吞了一口刨冰,用那丝丝的凉意把体内的欲火强行压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黛娜从后面走了过来,她的手 拿着好几个皮包。
  "呼"的一声,一个皮包朝着利奇飞了过来,利奇连忙伸手去接。
  接是接住了,不过利奇倒退了好几步,因为上面凝聚的劲力实在太大了。
  "砰砰砰"一连串沉闷地撞击声响起,车上的其他人同样也是龇牙咧嘴双手接住扔过来
的皮包,只有莉娜轻描淡写地接了下来。
  "你们这些家伙全都太獭了,队长和我已经决定从今天开始对你们进行特训!"黛娜命
令道?"给你们一分钟,把这东西穿起来。"
  没有人问为什幺,也没有人问包 是什幺东西,别看这个小队的人平时懒懒散散,一旦
命令下来,绝对动得比谁都快。
  车上的地方虽然狭小,不过骑士们早已经习惯了,这个狭小的空间对于骑士来说是生活
的一部分。
  皮包打开, 面原来是一件战斗服,从式样看来就是当初利奇的小姨做的那种。唯一的
区别就是 面多了一层,有着纱一样的轻薄、丝一样的顺滑,却又有弹性不定的"内衣"。
  只听到黛娜用手敲了敲车门说道?" 面的衣服全都要脱掉。"
  车上虽然有利奇这个男的,不过105小队的女人大部分和利奇都有一腿,也没什幺好尴
尬的,而唯一没关係的罗宾,现在正和翠丝丽在一起。
  一阵窸窣的声响,所有的人全都变得一丝不挂。
  看着眼前晃来晃去的屁股和乳房,利奇感觉到身体的某个部位有些充血,好在他没有忘
记黛娜就在外面,一分钟过后那个女人绝对会打开车门。他可不想赤身裸体让别人参观,特
别是某个部分还肿胀着。
  利奇的手脚不慢,很快就穿着整齐。
  因为以前穿过一次,所以穿好之后,他立刻就感觉有很大的不同。
  如果说以前的那件战斗服就像是多了一层皮肤的话,那幺现在这件战斗服就像是把原来
的皮肤削薄了几分。
  身体的感觉不但没有因为这层战斗服而减弱,反而变得更加敏锐和通透了。
  稍微一愣,利奇就立刻明白过来了,艾斯波尔肯定去找过小姨,当初她的那番话想必让
老头产生了新的灵感。
  艾斯波尔是那种一步一脚印的人,所以他毕生专攻兵刃打造,轻易不涉足战甲这个领域。
战斗服并不是战甲,涉及的问题要比战甲简单得多,以老头的谨慎和稳扎稳打的个性来看,
会从这方面下手,确实非常符合他的性格。
  利奇朝着其他人看了一眼,别人的战斗服全都是白的,莉娜的那件还缀着两条金边,只
有自己这身是红色的。看来以后这东西可以当作制服来穿。
  从车上出来后,利奇这才注意到黛娜也已经穿上了战斗服,她是穿在 面,外面套着制
服,只见她非常豪爽地七手八脚把制服脱了下来,随手扔到车上。
  观察团的营地四周是一片险峻的群山。
  夏季,山 的植被生长得异常繁茂,而且因为刚刚下过雨的关係,地上显得很潮湿,山
坡上更是到处都是烂泥。
  看着这番景象,利奇不由得想起了他在家乡格拉斯洛伐尔的日子。
  这个季节的格拉斯洛伐尔也经常下雨,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大雨过后就会变得又湿又
热。
  "发什幺愣呢?"
  黛娜小姐的一声喝斥,将利奇的心思迅速拉了回来。
  二十八公里的路程对于骑士来说并不算长,可如果二十八公里全都是山,就显得有些够
呛了。更别说是在下雨过后,在潮湿泥泞的群山之中攀爬翻越。
  刚刚换上的这身战斗服早已经沾满了烂泥和雨水,感觉非常糟糕。
  这一路上山势越来越陡峭,一开始还是那种低缓的山脉,过了三十公里之后就变成了典
型的石灰岩地形,那些几十万年来被雨水沖刷侵蚀的群山,突兀而且陡峭。
  翻越这样的山崖,绝对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
  爬过一座很陡峭的山峰后,前面是一片深谷。
  这片深谷倒是挺开阔,两边是舒缓的台阶式山崖,崖顶到穀底的落差有三、四百公尺,
山崖边上则是植被茂密。
  还没有下到穀底,利奇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山谷的半腰处张着一张伪装网。
  等到了穀底,他立刻看到一排战甲靠墙而立。刚一看到这些战甲,利奇吓了一跳,那全
都是西斯罗联邦的制式战甲,大部分是轻型战甲"瓦尔基 ",只有两架中型战甲"恩赫力
亚"。
  利奇不由自主拉开了防御的架势,不过他马上看到站在这些战甲旁边的兰蒂小姐。军务
官兰蒂此刻正忙碌地对这些战甲做最后的调整。
  和兰蒂在一起的还有队长嘉利,105小队的特殊成员--天才少女翠丝丽,以及总是跟
在翠丝丽屁股后面的罗宾。
  "这是怎幺一回事?"罗莎不禁有些迷糊。
  "白癡,肯定是有任务。"三姐妹 面的老三是仅次于莉娜的毒舌。
  "我就说嘛!保护观察团根本就用不着我们,上面的人肯定另有意图。"莉娜冷笑着说
道。
  就在这个时候,副队长玫琳拎着两口圆筒形的钢质军用锅,从远处走了过来。
  "大家肯定饿了,先吃了饭再说吧。"
  爬了二十几公里的山,利奇真感觉到有些饿了。
  玫琳今天準备的是红烧马铃薯牛肉,利奇拿上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四处寻找着可以坐的
地方。
  让他感觉到有些失望的是,这个地方实在太简陋了,看不到任何桌椅板凳,除了那些战
甲外就什幺都没有。
  他对于那些战甲是怎幺弄进来的感到有些奇怪,因为装备车肯定开不进这片山谷。
  找了半天,他总算找到了一块稍微干一些的地方,那是一处凹进去的山壁底下。
  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利奇开始享用他的午餐。
  "你占了会议室。"玫琳微笑着走了过来。
  利奇看了看四周。
  这鬼地方居然被当作是会议室,可想而知未来的几天会有多幺凄惨。
  "晚上怎幺办?不会要我们露宿吧?这 的蚊子多不多?"利奇一脸郁闷,他刚才已经
确认过了,这 绝对没有帐篷之类的东西,只有几箱能量结晶和战甲配件,除此之外就是玫
琳的那套军用炊具。
  "你最好慢慢习惯,以后这样的日子会越来越多。"玫琳也不打算多说什幺,在利奇的
身边坐了下来。
  利奇只是发发牢骚,他也知道战争才刚刚开始,今后局势只会越来越严酷。
  午餐的时间很短,就只有一刻钟,午餐结束之后女骑士们把餐盘扔在利奇的面前,他现
在仍旧兼杂务工的身份,洗盘子是他份内的工作。
  利奇虽然有些不满,却也没有地方发洩。
  "往那边六百公尺外的地方有一道山涧。"玫琳笑咪咪地指了指山谷的一侧,同样也没
有帮忙的意思。
  利奇濑洋洋地端起了那一堆餐盘,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队长嘉利叫道?"现在集合,
我们要开个会。"
  开会当然是在会议室进行,利奇只好把餐盘暂时挪到其他的地方。
  这片凹陷的山壁并不是很宽敞,勉强能够容纳下105小队的成员。
  只见队长嘉利把一张地图"哗啦啦"地抖开,然后用手压在了山壁上。
  那张图上面画着一个红点,对于这个红点所在的位置,利奇感觉非常眼熟,他定睛一看,
果然,那个地方就离他的故乡格拉斯洛伐尔不远。
  "这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想必大家也明白了,为什幺上面会安排我们执行这个任务,
因为我们对那 的地形比较熟,除此之外,上面的人也考虑到我们有过在那个地方长距离奔
袭的经验。"
  利奇当然明白队长指的是什幺,当初那次简单的巡逻任务最终变成了危险万分的遭遇
战,那是他执行的第一个任务,无论如何忘不了。
  "原因还不止这些。"玫琳在一旁补充道?"目标地点离边境有八百五十二公里,这段
路只能靠我们自己走,而且一路之上得不到任何补给,必须由我们自己解决。"
  这番话一说出来,众人总算明白上面选择她们的目的了。
  当初她们就是在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下,成功地逃回格拉斯洛伐尔。
  不过那一次虽然绕了一些远路,也只有两百多公里,远不能和这一次相比。
  "上面有什幺具体的计画?"莉娜直接问道。
  "没有具体的计画。因为这幺长距离的奔袭很容易出现变数,而且上面的人不太敢保证
计画不会洩漏,前阶段的战役暴露了很多问题,各个部门都可能有敌人的鼹鼠。"嘉利解释
道。
  女骑士们互相看了看,她们明白这可能是最关键的理由。
  被弄进这个小队的人或多或少有点问题,要不是顶撞上司,比如黛娜、嘉利和三姐妹,
要不是性格让人受不了,比如榨汁女莉娜和喜欢女人的罗宾,要不就是精神方面有问题,比
如疯疯癫癫的罗莎和严重自闭的诺拉,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这个小队的可靠性绝对没
有问题。
  "有人想过怎幺穿越这八百五十二公里的路程吗?"三姐妹 面的老大艾丽问道。
  "有几个办夫,一个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带上五十块能量结晶,这应该够我们用的,五十
块能量结晶的体积也不算很大,只是一个箱子大小,这样做的好处是非常隐秘,不容易被敌
人发现,缺点是一旦被发现,我们就会有麻烦,在缺乏补给的情况下,我们根本没有可能持
续作战。另外一个是绕路,从没有人烟的小路绕行,实在没办法绕行的时候,就伪装成诺曼
联盟的军队,这样的好处是可以带上装备车,补给绝对没有问题,缺点是非常危险,暴露的
可能性很高。还有一个办法是在沿路设置几个补给点,我们随身只带几块能量结晶,能让我
们用两、三天就足够了,这个办法的优点也是隐秘,缺点和最前面那个一样,而且还要加一
条,万一补给点被敌人发现,敌人很可能在那个地方设埋伏。"嘉利分析着各种方案的利弊。
  所有的人都在思考,不过利奇和别人想得有点不一样,他的军事理论底子很差,所以脑
子 面想的全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在琢磨,能不能给战甲穿上一双溜冰鞋?
  让一个人跑十公里绝对会要了他的命,让一个人走上十公里也会感觉很累,但是若让一
个人穿上溜冰鞋,别说十公里,就算是二十公里、三十公里都不在话下。
  战甲不会累,但是会消耗能量,所以情况也差不多。
  不过这件事想想容易,做起来很难。
  战甲最轻的也有好几百公斤,一般都在一两吨之间,想要支撑住这样的重量,轮轴肯定
要非常坚固才行,轮子还不能太小,要不然会因为重量的缘故而陷入路面之中,其他的问题
更是一大堆。
  "给鞋底装上轮子怎幺样?你们玩过溜冰吗?我说的是溜旱冰。"利奇最后还是忍不住
把想法说了出来。
  女骑士们转头看着他,这确实有些异想天开,换另外一个人提出来,大家很可能理都不
会理。
  "在大路上或许可行,真有这样的溜冰鞋的话,一天轻轻鬆松就可以前进一、两百公里,
也消耗不了太多的能量,问题是我们走的大部分是小路。"翠丝丽并没有把利奇的提议批驳
得一无是处,而是非常和缓地提出质疑。
  利奇耸了耸肩膀,他没有继续多说,反正他只是提了个建议。
  "这或许有点用,反正也不是什幺难题,可以让兰蒂和装备处的人联络一下,看看他们
能不能做出来。"莉娜随口说道,只要是翠丝丽反对的,她一般都会赞同。
  这次没有人阻止,反正她们不会有任何损失。
  当然大家也不会把希望寄託于利奇的奇思妙想,仍旧凑在一起商量着具体的计画。
  这幺多人一起研究,一个具体的计画很快地渐渐成形。
  大体上仍是採用第一种办法,不过需要的补给物资并不是随身携带,而是弄一辆很轻的
拖车,这当然也是交给装备处的人解决。
  虽然计画大致确定了,不过细节方面却有不少问题。
  "为什幺要用西斯罗联邦的战甲?这样不会太显眼吗?现在南方最多的是瓦雷丁人的铁
十字军,其次是弗兰萨帝国的舞蹈家,伪装成那两种战甲应该更加隐秘吧。"莉娜提出了质
疑。
  翠丝丽知道这是针对她的,当初就是她建议用这两款战甲,所以也只有她能够解释。
  "西斯罗联邦的两款制式战甲‘瓦尔基 ’和‘恩赫力亚’全都是半个世纪以前的神工
玛蒂尔德的作品,即便到了现在也是极为优秀的设计,特别是轻型战甲‘瓦尔基 ’,可以
说是唯一一种被选择作为制式装备的轻型战甲。我们拜託杰布森大师在原来的设计上进行了
大量改进,才有了你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两种战甲。"
  利奇心中暗歎,全都是名人啊!玛蒂尔德就用不着多说了,人家毕竟是神工!杰布森同
样不简单,他是奥摩尔帝国御用战甲製造师,在战甲製造领域,他的地位仅次于三大神工。
  "兰蒂已经帮我们把战甲全都调整过了,我们有一个星期的时间熟悉这种全新的战甲。"
队长嘉利插进来说道。
  战甲虽然外形都差不多,不过细节上仍有区别,玫琳的战甲比别人多一对翼盾,三姐妹
的战甲有独立的传讯装置,所以头顶上多了一个尖角。
  利奇走到自己的那件战甲旁边,他的战甲手臂上有两面细长的六棱形大盾,手肘之上还
安装着一对两公尺长的肘刀。。
  "瓦尔基 "即便是在轻型的战甲之中,也以轻巧纤细闻名,当初设计它的人,非常巧
妙地把魔动筋腱也当作是装甲来用。
  纤细小巧同样也意味着受攻击面小,那位半个世纪以前的神工,显然对斜面情有独钟,
这件战甲身体部位大部分被设计成棱角分明的斜面,来自正面的攻击很容易被弹开。
  从外形上来说,这件战甲确实比"强袭者"和"铁十字军"要漂亮许多。
  "样子倒是不错,可惜只是制式战甲。"利奇嘀咕着。
  "这你就不懂了!"三姐妹只要有机会就会糗一下利奇?"别瞧不起制式战甲,大部分
所谓的家传战甲都是从优秀的制式战甲的基础上改进而来的。玫琳的‘天鹅’用的就是着名
‘猛禽’的骨架,黛娜的‘雷神’是以‘角斗士’作为原型,我们三姐妹的‘地狱犬’是从
‘喷火’改造而来,莉娜的‘飓风舞蹈家’一直遮遮掩掩,我很怀疑它和弗兰萨帝国的制式
战甲‘舞蹈家’有什幺关係。"
  利奇总算是长见识了,不过他对艾莲最后的猜测有些怀疑,他在战场上遇过弗兰萨帝国
的制式战甲,并没有感觉到那件战甲和莉娜的"飓风舞蹈家"有什幺相似之处,而且以莉娜
家的名誉和地位,绝对能够请到战甲製造师专门为她设计一款符合武技的战甲。
  穿上战甲在穀底奔跑纵跳了几圈后,利奇渐渐找到感觉了。
  神工的作品又经过大师之手重新调整过,确实比兰蒂拼凑出来的东西强得多,这件战甲
比他原来的那件要强得多。
  它特别灵活,而且加速性极好,这两个优点加在一起,使得他的出手和反应速度都提升
了一大截。
  "杰布森改进这两种战甲的时候,加装了他独有的蓄力设计。"
  传讯装置 面传来了翠丝丽的声音,现在她的身份不是观察员,而是教官。
  "不过这种蓄力装置非常耗费能量,大家最好不要连续使用。瓦尔基 上的蓄力装置主
要是为了提升速度,使用之后在五分钟之内,战甲的速度能够提升百分之七十四,扭转力能
够提升百分之二十五,跳跃力能够提升四倍......"
  "现在大家靠着左侧的崖壁站立,我要教你们怎幺攀援山崖。其他的战甲想要登上山崖
全都只能用吊索,因为战甲实在太重了,岩石根本就承受不住这样的重量,但是杰布森设计
的战甲却是例外,他研究蓄力装置就是为了让战甲能够来去自如......"
  "这些战甲的脚底和手掌上全都有暗藏的钢钉,足够钉入岩石层,不过想要爬上山崖,
靠的并不是这些钢钉,而是速度,这就像推车,一辆很重的车如果被推得飞快的话,往往会
变得非常轻鬆,这时候重量不但不会成为阻力,反而会变成动力......"
  "这两种战甲用的是柔性关节,所以动作可以非常灵活,不过耐冲击力稍微差一些,你
们跳下来的时候动作不要太僵硬,发力不要太刚猛。黛娜,你的那件是特製的,所以儘管放
心......"
  整整一个下午,105小队的每一个人都在练习上下山崖。
  到了黄昏时分,大家都已可以轻鬆自如地爬到上面,然后从上面跳下来。
  这种单项训练其实非常简单,真正需要熟悉的还是用这种战甲战斗。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换上新的战甲肯定不顺手,到了战场上,瞬息间的疏忽就会
要了人的命,所以对练就需要尽可能地逼真。
  莉娜当然是和黛娜对练,两个人都是王牌,实力相差得并不是很多。
  仅次于这两个人的是三姐妹的组合,她们的对手是嘉利和玫琳,玫琳守得极严,短时间
面连王牌骑士也攻不破她的防御,嘉利则是冷静而且敏锐,最擅长捕捉别人的弱点,和三
姐妹的组合恰好可以打个平手。
  105小队 面罗宾和罗莎这两个人比较差劲,两个人一样不肯努力,一样得过且过,罗
宾胜在天赋绝佳,而且家传的功法犀利无比,罗莎则凭藉着和利奇鬼混,在斗气方面远超对
手,因此她们俩也差不多势均力敌。
  最轻鬆的是诺拉,她是侦察骑士,没有人会强求她提供多少战力,她的战甲也是特製的,
外表看上去是"瓦尔基 ",内部完全用"绿鬣蜥"的部件重新改装了一番。
  剩下的利奇和玛格丽特则是由翠丝丽亲自训练。
  利奇和玛格丽特的实力差不多,两个人如果交手的话,没有七、八十招绝对分不出胜负,
不过利奇有"镜。反射"、"一杯血"、还有诡异的身法"风隙闪",都非常适合以弱对强,
所以翠丝丽的大部分攻击都被他承受了下来。
  翠丝丽当然不会真打,更多的是在指点,以她的实力,想要逼这两个小家伙用出全力非
常容易。
  "你难道还不明白吗?骑士手 的兵刃很少直接撞击,越是高明的骑士,越不会直接用
兵刃砍人,在很多传奇 面都有‘百人斩’的说法,如果用兵刃劈砍的话,别说一百个人,
十个人砍下来兵刃就肯定会卷口子了,兵刃的真正用途是为了引导斗气。"
  一边说着,翠丝丽一边用手中的短棍打出一道若有若无的剑芒,她的手微微一抖,剑芒
立刻伸缩不定。
  只是一招就让利奇手忙脚乱,一开始他还试图躲闪,最后躲不过了,只能用手 的短棍
硬接。
  没有想到原本平淡无奇的剑芒突然间一变,居然顺着他的短棍窜了上来。
  利奇只感觉到手掌心一震,手 的短棍差一点脱手飞出。
  "看到了吗?斗气不但可以靠自己的兵刃引出,还可以引导至对手的兵刃上,所以对斗
气的格挡就只能靠斗气。"
  说话间,翠丝丽的短棍往前一刺,一股剑芒激射而出,直刺利奇的心口。
  利奇完全是下意识地举起盾牌,手臂上的这边盾牌"啪"的一下子打开了,露出底下光
滑的镜面,镜面上黄光一闪。剑芒射在镜面上,迅疾被反弹了回来。
  "看到了吗?只有斗气才能够格挡斗气。"翠丝丽的短棍一转,朝着旁边的玛格丽特同
样射出了一道剑芒。
  玛格丽特早已经有所準备,手中的短棍一转,顿时逼出一股淡蓝色的冰气。
  剑芒射在冰气上,顿时被击散开了一些。
  "你的理解力很好,不过没有找到斗气的正确用法,不能形成一种‘技’。"翠丝丽手
腕一转,她手 的那根短棍通体喷发出剑芒,那乳白色的剑芒隐隐组成了一把长剑的模样。
突然剑芒一收,然后从顶端喷了出来,变得又细又长,如同一根标枪。紧接着那根短棍一划,
一道由剑芒组成的弧光激射而出?"所谓的攻击技、防御技、秘技、绝技、神技,全都是前
人研究出来一些固定的‘技’,其实原理都是对斗气的运用。"翠丝丽转头朝着利奇?"你
知道为什幺有那幺多人看好你吗?"
  利奇茫然地摇了摇头,他停下了手,竖起耳朵听着。
  "像我这样的骑士从小就接受训练,我们很早就学习一些固定的‘技’,一开始学习的
是一些基础技,渐渐涉及到一些低阶技,然后是中阶技,运气好的能够学到高阶一些的东西,
我、罗宾和莉娜因为家世的缘故,条件比其他人更好,可以接触到最高阶的‘技’。"说到
这 翠丝丽不知道是在感慨还是庆倖,所以沉默了片刻。
  "你完全不同,你是少见的后天觉醒的骑士,又因为时间紧迫,根本来不及从基础一点
点学起来,一开始掌握的就是属于自己的‘技’,你是从来没有过的特例,很多人都非常期
待,想看你能够走多远。"
  听着翠丝丽的解释,利奇不知道应该庆倖还是应该悲哀,他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试验用的
小白鼠。
  以前他一直以为周围的人非常关心他,原来大家都是在观察他。
  让他感到哭笑不得的是,最早把他引上这条路的却是罗莎这个疯女人。
  要不是罗莎把他带到那个房间 面,要不是在 面得到了那几种异想天开的功法,恐怕
他也会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其他骑士走过的路。
  一天训练下来确实挺辛苦,不过训练结束的时间比平日要早得多,天一黑,训练就结束
了。
  这完全是为了隐秘,晚上如果点灯的话,很容易被人发现。
  趁着还有一点亮光,女骑士们跑到山涧 面洗了个澡,利奇只能郁闷地帮她们站岗放哨。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天才少女翠丝丽和罗宾相拥着上来,两个人爬上了山崖,迅速消失
在一片山峰的后面。
  看着那两个女人消失,利奇的心 有些痒。就在这个时候,师传黛娜小姐也走了过来。
  她走到利奇的身边淡淡地说道?"我替你站岗。"
  洗浴过后的黛娜散发着一股特殊的芳香,利奇的心 不由得乱跳了起来。
  "还不快去?其他人都等着你呢。"黛娜能够感觉到徒弟的变化。
  于是利奇尴尬地朝着山涧跑去。
  路有些滑,底下黑漆漆的,这让利奇感觉有些不太舒服,不过很快他就没有任何不满了。
  除了黛娜之外,其他女人都在这 。脸皮最厚的还是莉娜,她逕自走到利奇身边,轻声
说道?"给你五分钟快去洗个澡,给我洗乾净一些。"
  利奇呼啸一声朝着溪流沖去。
  他根本没有用完五分钟的时间就从水 出来了。
  没有肥皂,没有毛巾,这个澡洗得马马虎虎,只有性器洗了个乾乾净净,连包皮都翻过
来清洗了一遍。
  利奇扑到那群女人中间,他一把抱住了其中的一个。
  抱住的这个女人有着异常纤细的腰肢,皮肤非常细滑,用不着看,利奇就知道肯定是嘉
利小姐。
  或许是因为没有光线,大家都看不见的缘故,嘉利变得异常主动,她迅速叉开双腿,膝
盖半蹲,一手握住利奇翘起的阴茎,塞进了她的阴道 面。
  把东西塞进去之后,嘉利勾住了利奇的脖颈,双腿往上一抬,圈住了利奇的腰,整个身
体挂在了他的身上。
  这等于是将全身的体重都集中在那根硕大的阴茎上面。
  嘉利憋得太久了,她的身体因为注射过淫药的关係变得非常敏感,只要一动就会欲火蔓
烧,幸好她修练的功法属于极度阴寒的那一种,可以把欲火强行克制下去。不过克制得越厉
害,爆发起来同样也越猛烈。
  利奇同样也憋得久了,他急需一场疯狂的发洩,他双手抱住嘉利的屁股,像是揉面一样
用力揉搓着。
  硕大的阴茎在泥泞的花径之中进进出出,此刻不管是嘉利还是利奇,希望得到的是最强
烈的刺激,所以嘉利没有禁止利奇做些什幺,利奇当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灌注了斗气的阴茎就像是一根毛刷似的,不停地刷着嘉利的阴道,刺激得肉壁不停地往
外分泌黏滑的汁液。
  此刻的嘉利完全没有平时的冷淡,她就像是疯了似的紧紧夹住利奇的腰,用力地耸动着。
  突然她感觉一股酥痒从子宫的深处直透出来,她更加用力推挺着臀部,让利奇的阴茎能
够更加有力地插入她的阴道深处。
  这种酥痒的感觉变得越来越强烈,嘉利的身体就像是打摆子一样开始颤抖了起来,不过
她的身体仍旧挺动着,虽然用不出什幺力气。
  她用不出力气并不要紧,利奇有的是力气,他能够感觉嘉利小姐快要高潮了,他连忙加
快了速度,原来的大幅度抽插变成了小幅度的快速滑动。
  突然他感觉挂在他身上的嘉利小姐身体一阵僵直,那尖利的指甲也不停地拈着他的背脊。
  嘉利小姐的高潮反应非常激烈,更有些暴力。
  他当然是以暴制暴,底下那根硕大的肉棒不停在嘉利的身体深处抽插着,顶撞着。
  就在这个时候,利奇感觉有一只纤细的手伸了过来,这只手轻轻搭在嘉利的肛门上,在
那 轻轻按压着。
  已经被高潮弄得神智昏沉的嘉利,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外力进入了她的体内支撑着她,让
她不至于崩溃,但是这股外力同样也让高潮的刺激越积越深,越积越多。
  "我这招‘添油加火’高明吗?"耳边传来了莉娜的声音,这个家伙明显不怀好意。
  "这是......"利奇已经说不出来了,这根本就是骑士进行紧急救治时的手法,是用来给
重伤患续命的,没有想到居然被莉娜用在了这种地方。
  不过他挺喜欢这招的。
  在这招的支撑下,嘉利小姐居然能够一直处于高潮的状态,他实在很想看看嘉利小姐能
不能创造新的记录。
  突然利奇感觉一股浓厚的斗气从嘉利的阴道深处涌了出来,这股阴寒到极点的斗气一下
子窜入了他的体内。
  利奇和莉娜同时愣住了。
  莉娜连忙抽回了自己的手,而利奇则是连动都动不了了,阴寒的斗气在他的体内肆虐着,
偏偏这又不是合修,这股斗气根本就回不去,他唯一能够做的就只有用自己的斗气,强行化
开那股阴寒无比的斗气。
  幸好这是他的强项,那股阴寒的斗气被他本身的斗气迅速包裹住,然后像磨盘一般一点
一点地磨碎,一点一点地消融。
  这时候嘉利早就从高潮中恢复了过来,她只感觉到双腿发软,腰又酸又沉,体内空蕩蕩
的。
  稍微积攒了一些体力,她从利奇的身上爬了下来,然后一把抓住了莉娜。
  "现在轮到你试试了。"平时的嘉利不苟言笑,但是到了这 ,她就不再是105小队的
队长,而是一个女人。
  女人被捉弄了之后很少会像男人一样一笑了之,十之八九会千方百计报复回来。
  "对,现在轮到这个家伙了。"利奇总算是将涌入体内的这股斗气消融乾净,他一把抱
住了莉娜的屁股。
  他的腰一挺,硕大的阴茎迅速插入了莉娜的阴道之中。
  一个星期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既然知道马上就要有行动,而且这个行动的危险性很高,105小队的成员当然不敢有丝
毫怠慢,就连罗莎和罗宾这两个懒家伙,这段时间也非常勤奋练习。
  而到了晚上,这些女骑士全都会聚集在那条小溪旁边和利奇疯狂地做爱。这一个星期
面,她们之中的大部分纯粹只是为了享受性爱的快乐,合修对于此刻的她们已经没有什幺意
义了。嘉利、罗莎、诺拉和三姐妹全都进入了瓶颈期,她们需要的是感悟。
  唯一有这方面需求的就只有玛格丽特。
  所以每天晚上,利奇都是属于玛格丽特一个人的,当其他的女骑士从利奇那根硕大的肉
棒上得到满足之后,玛格丽特都会和利奇相拥而眠,当然利奇的阴茎肯定整夜都插在玛格丽
特的阴道之中。
  就这样一个星期匆匆过去了。
  最后一天的上午,兰蒂一大清早就离开了,一直到下午三点左右才回来,回来的时候,
她的身后拖着一辆样子古怪的拖车。
  那玩意儿看上去就像是一口棺材,四四方方,低矮而且扁平,前面有一个向上的斜角,
为的是能够翻过障碍,轮子开在两边,一排八个。
  把拖车打开,就看到 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一些样子很怪的东西,每一个的宽度差不多有
半尺,看上去扁扁的,前头弧形翘起,有几分雪橇的味道,不过这不是一块板,而是巴掌宽,
杆面杖粗细的一排滚轮。
  "这是你要的东西,装备处的人帮你做出来了。"兰蒂取出一双朝着利奇抛了过去。
  利奇连忙接住,这玩意儿很沉,他已经猜到这应该是他要的那种"溜冰鞋",只凭它的
厚度和重量就知道这东西非常结实,拿在手 绝对可以当作小盾牌使用。
  既然是他提议的,当然应该由他试验,利奇立刻穿上战甲,抓起一双"溜冰鞋"就往脚
上装。
  这东西上面有一对弹簧扣,一贴上战甲的脚底,立刻就紧紧锁住了。
  利奇用手在地上猛地一撑,飞身跳了起来。
  单脚落地,另外一只脚往后一蹬,重达一吨的战甲在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和隆隆的滚
压声中,朝着前方飞驰而去。
  山谷底部虽然高低起伏而且坑坑洼洼,不过当中的地方被刻意平整过,再加上一个星期
下来,就算有一些突起的部位也已经被踩平了,所以利奇滑得飞快。
  眨眼间便到了山谷的尽头,利奇的身体猛地一蹲,紧接着纵身一跃,整个人横飞了起来,
他的脚蹬踩在崖壁上。
  崖壁因为多年的侵蚀显得异常光滑,平整度反倒超过了地面。
  只听到一阵更加尖锐刺耳的摩擦声响起,战甲的脚底火星飞窜。
  利奇操纵着战甲猛地一个急转弯,一下子转了一百八十度,速度丝毫没减。
  他有心卖弄,身体忽高忽低,时而飞起在半空中,时而贴着崖壁一擦而过。
  地面确实不太平整,不过利奇发现这根本就没有问题,骑士的感知能力远超常人,反应
速度更是普通人所不能比。他完全可以精准地把握住落点,只在平整的地面滑,遇到高低起
伏的地方,脚下稍微用点力就可以一跃而过。
  105小队的人除了玛格丽特,其他人的实力都超过利奇,很快就知道了窍门。
  玫琳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转头看了一眼那位天才少女。
  "好像真的能用。"莉娜也不鹹不淡地说道,她同样拿眼角瞟着翠丝丽。
  "我承认自己错了,这总可以吧!"翠丝丽朝着莉娜笑了笑,紧接着她又变得一本正经
?"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改进一下,这声音实在太刺耳了。"
  "或许可以垫一层胶皮,我可以试试。"兰蒂连忙说道。
  胶皮有的是,因为那些战甲上面全都有用,这次是秘密行动,当然不能让那些战甲发出
太大的声音。
  "除了这个家伙,还有谁会溜冰?"翠丝丽问道。
  众人一片默然,骑士喜欢的娱乐活动和普通人有着很大的差别,溜冰可以让普通人拥有
风驰电掣般的感觉,但是对骑士来说,发力狂奔时的速度远比这要快得多。
  "但愿这玩意儿不是太难学。"翠丝丽有点后悔当初没当一回事,不过这好像也不是她
的错,因为其他人也没怎幺在意。
  "还有半天的时间,或许够用。"嘉利看了一眼正玩得欢快的利奇?"就让这个家伙充
当教官。"

广告
广告